沐青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

一家三口咯
小喵比较像麻麻(*ฅ́˘ฅ̀*)♡

可爱的有栖川(上)【火有小段子?】

可爱的有栖川
额,基本上就是一个内个啥,看完《漂亮的李慧珍》之后的一个小脑洞,嗯,我感觉不会说话了,那个,我的第一篇火有,希望大家喜欢,希望这篇文可以让你们开心。

然后先放一小点吧,下次放完!
正文开始啦:
    嗯,有栖川自己也承认,自己很宅,头发很乱,稿纸满天飞,还有点邋遢。嗯,好吧,别人也都是这么觉得的。除了有一个人,那就是一个比他更邋遢但却非常受女孩子欢迎的老友——火村。
   这个火村啊,经常是穿着一件可以使人的腿减少五十厘米的长风衣,顶着一头鸟窝,满面胡茬地就站在全班同学面前讲课。有栖川亲眼见过,那些上课的女孩子的手里记的不是笔记,而是火村的画像啊什么各种小癖好啥的,有栖川摇摇头,唉,这真可谓是,有一个词咋说的,少女心。
    好吧,其实除了呼噜时绘太太家的momo之外,火村还有一个小癖好,那就是——呼噜有栖川。
    其实话说到这有栖川自己也挺无奈,毕竟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还经常被另一个同性别的同龄的还是曾经老同学现在好基友的火村一言不合呼噜毛吓不着啥的真的有点内啥,嗯,说不出来的感觉。但这还不算完,火村有的时候还一边呼噜毛一边说什么好可爱啊啥的,真的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时,我们自认为很帅的有栖川小同学就会一脸耿直地说:“可爱啥呀,三十多岁的大叔了。”然后就会被揉脸蛋,没错,揉~脸~蛋~
   久而久之有栖川也就随他去了。
   那其实话说火村还是个很有名的推理学家,帮警局破了不少案子,那作为好朋友并且还是推理小说家的有栖川自然而然地就成了火村的小助理啊。然后按小秋的话说,这俩人整天都在放闪中,你说破个案子还附带虐个狗,警局的单身汉表示,你破案就破案,虐我们干啥呀。
    但不护妻不虐狗那就不是我们的火村大大了呀,该护的妻照样护,该虐的狗我们照样虐,该破的案我们照样破的比谁都快,嗯,不愧是我们有栖川的男人(划掉)。

嗯,我是沐青,希望你们开心☺

香葱包的一家【陵章】(1,相遇篇)

搞事!搞事!搞事!重要的词说三遍!
这章是两人相遇,然后就是陵光看上小葱的一章!
好吧,下章小葱会觉得陵光好可爱神马的,然后就在一起惹。
原谅不会说话的我。
生娃文。

两个小可爱的耐情故事。

年龄差7岁,葱儿16,包子23。

abo,陵光装o的a×孟章装a的o。

啊啊啊开始啦,前方高能预警........

    香葱包有个幸福的家,她感觉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举。家庭成员有父父陵光,粑粑孟章和一条可爱的,啊不是,是妖艳的哈士奇Aku。今天,父父和粑粑配着香葱包一起回忆两人的相遇。
     那是在粑粑孟章16岁,刚刚上高中的时候。孟章背着个小书包,呸,是拉着个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正去学校的路上。忽然,脚边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自己,孟章低头一看,是一个男生,正蹲在那里,一抽一抽的,好像是在哭。于是社会主义五好青年孟章同学摸了摸这人的头,“同学,你没事吧?”这位听到声音 抽抽噎噎地抬起了头,这人就是香葱包的父父,也就是粑粑孟章的老伴,陵光。话说当时陵光正因为被裘振甩了而伤心,也怪那裘振,好好的一beta,被陵光追了那么多年后,还是跟了启昆。这事不提也罢,反正现在这两人也有了小宝宝,也就是香葱包的祈求锅锅。
    啊,跑题了。当时陵光抬头一看,哇,一个大葱似的少年就逆着阳光站在哪里,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虽然陵光知道自己也挺好看的。于是想哭的情绪立马就减了一大半。
    孟章看见这个人不再哭了,笑了,“同学,你都这么大了还哭啊,不害臊。”说着左手伸向陵光。孟章这一笑就像一颗闪闪发光的小葱绽放在了陵光面前,握住孟章的手也忘了撒开,愣了一下,说:“什么同学啊,我已经大学毕业咯,你要叫哥哥。”孟章抽出陵光手中的手,抬头看这这位。嗯,长了一张娃娃脸,就像未成年似的,可是一站起来,马上就变得比孟章高了不少。嗯,孟章忽然有些气,为什么只有我这么矮!这样想着,孟章转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大叔你长了一张那么显小的脸,还以为你是比我还小的屁孩哩。”要搁以前,又人和陵光叫叔叔,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地痞流氓,上去就是怼。可是今天,陵光却在想,我天这孩子好可爱,哎呀不行我要追上去。唉,一切源于颜值。

请轻喷。跪下。

如果cp大互换,会是什么样子?(陵光篇)

陵光篇终于产出来了,差点难产。香菇。我要搞事!搞事!

【天璇】陵光×【瑶光】慕容离
“嘤嘤嘤,裘振,我的裘振......”陵光日常哭裘振中,哭着哭着忽然颈子一凉,一抬头看到慕容离执着剑,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己。陵光瞬间就懵逼了,然后就听到慕容离阴沉的声音:“王上,你要是再哭,我这把剑,今天可是要见见血了呢。”说着用手抚上了自己的剑。“嘤嘤嘤,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这么怼我了吗?谁还不是小公举咋滴呜呜呜......”慕容离咋也不会想到,这陵光哭的更响了。高冷的慕容离看向了天空,主呀,快给我,带走吧......

【天璇】陵光×【天权】执明
陵光哭够了,这次并没有哭,只是眼眶有点红,不是想裘振想的,而是被某人烦的。“哎呦,陵光啊,长好看了,不像......”执明的一幅溢美之词还没说完,就被某个带着哭腔的包子打断了,“执明我告诉你,我可没有你家以前那个兰台令好哄,我跟你说这些话是打动不了我的,一块血玉也是收买不了我的balabala......”执明看着眼前一遍抽泣一遍说个不停的包子,突然有些生气,真没见过比自己还能说的,不行,一定是太傅怼的不够,于是甩袖走了,临走还说:“陵光你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陵光看着执明远去的背影笑了,切,小样,和我斗,你还嫩着。

【天璇】陵光×【天枢】孟章
陵光觉得,天枢的这个小朋友长得真可爱,像小葱似的,又白又嫩,好想撩哦。于是,陵·撩人小天使·光就又开始哭,因为这个小朋友一看就是会安慰别人的孩子。果然陵光猜对了,小朋友果然过来安慰自己了,“你别哭了。”“你,你是裘振?”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孟章的小表情这可爱得自己都想抱抱,“你看我这身高也应该知道我不是裘振啊。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不。”陵光说,“你虽然不是裘振,但你长得好看,我不放。”于是小可爱就懵逼了,嘻嘻嘻,撩汉成功!

【天璇】陵光×【天枢】仲堃仪
仲堃仪真黑!和他相处之后陵光只想说这一句话。被怼的感觉真不好啊,想哭哭不出来的难受。陵光开始梳头的时候,仲堃仪:“哟王上你这头发还自带卷呢,不错,不错。”天知道陵光最讨厌别人说自己自带卷了,好气哦。陵光开始日常哭裘振的时候,仲堃仪:“王上别哭,越哭越丑。”woc我丑不丑关你毛事?好气哦。陵光开始困的时候,仲堃仪:“王上别睡,听公孙兄说你睡觉会打鼾呢。”诶嘿!他这都和你说!你lailai,“仲堃仪你给我滚!”“王上,臣不会呢。”“我走好了吧!”玛德,气到不会哭。

【天璇】陵光×【天玑】蹇宾
到了蹇宾这里,小哭包哭的更厉害了,因为自己的桌子椅子全被蹇宾砸坏了,奏折什么的也全被摔的差不多了,一言不合就假摔,还总是脱别人衣服,一边脱一边说不要生分了,我和你一点都不熟好吗!然后自己一哭,蹇宾一看把持不住,也要跟着一起哭,最后还要自己去哄他。我是小公举,小公举好吗!陵光又开始大哭起来。

【天璇】陵光×【天玑】齐之侃
小齐将军真好诶,还那么会哄人,还长得好看,简直快比得上裘振了,陵光开心的想。但那只是小齐将军怼别人之前的看法,看到小齐将军怼人之后,陵光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双标。没错,小齐将军整个一个双标,怼别人比仲堃仪都黑,对自己像裘振一样好,如果不是这一耍剑吓的自己崩了个高,早就扑上去了嘤嘤嘤。
【原cp】陵光×公孙钤

终于,cp换完了,自家副相也回来了,陵光就想,果然还是自己家的更懂自己,知道自己不喜欢被说自带卷,不喜欢被骂,不喜欢被说丑,不喜欢说裘振不和,喜欢别人哄,喜欢被叫包子,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

所以,公孙钤,你可以狗带了。看着一脸猥琐的公孙钤,陵光还是嫌弃了起来。明明在别人面前就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在自己面前呢,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但是,陵光就爱这样的呢,嘻嘻。

趴在公孙钤身上的陵光笑的可爱。

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启示,不要随便撩汉。

如果cp大互换,会是什么样子?(孟章篇)

哈哈哈我来搞事情啦!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如果钧天cp大互换是什么样子呢?本文有仲孟,在最后,看看小孟章的互换cp之旅,不行自己都好想笑hhh

【天枢】孟章×【瑶光】慕容离
“慕容上卿真是个妙人啊!”孟章笑着说,上扬的嘴角竟让慕容离想起了去世的阿煦,“承蒙王上抬爱。”站在孟章身后的慕容离唇边微微扬起了一个难以发现的弧度。不知为什么,孟章总觉得背后凉凉的。

【天枢】孟章×【天权】执明
孟章从没像现在这样想要杀人。眼前这个身着黑衣一脸放荡的人快要把自己烦死了,“啊,章儿好像一幅画呀,不如入了我天权做王后吧,balabala......”“你给我滚!”孟章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真不敢相信这竟是天权的王上,“不走,我不走,除非章儿和我一起走。”执明看见美人就想耍赖,“好,你不走是吧,我走!”孟章终于拂袖而去。

【天枢】孟章×【天璇】陵光
“嘤嘤嘤,裘振,裘振......”孟章终于觉得,执明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哭成这个样子。“好啦好啦,你别哭了。”孟章试着安慰陵光,不想却突然被抓住了肩膀,“你是裘振?”“大哥你看我这个身高也应该知道我不是裘振啊。”孟章弱弱地说,“你不是,不是裘振。”“那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谁知那天璇王陵光却止住了哭泣,说:“你虽然不是裘振,但你长得好好看,我不放。”孟章真心想去shi,真没想到这个陵光也是个好色的......

【天枢】孟章×【天璇】公孙钤
经过上次陵光那个哭包子,孟章是真的不想和天璇国的人打交道了,但日子还是要过,cp还是要换(划掉),这不,天璇上大夫公孙钤来了。“臣,参见王上。”看见跪在眼前的公孙钤,孟章还是挺欣慰的,终于有一个人把自己当王上看待了,“爱卿免礼吧。”“谢王上。”谁知公孙钤一个挺身就坐在了孟章的旁边。看着孟章一脸懵逼的样子,公孙大人淡定地说了一句:“习惯了。”

【天枢】孟章×【天玑】蹇宾
孟章觉得,这天玑王哪都挺好的,除了把我的桌子砸了个坑,奏折摔了个没,成天假摔没个够,哪都不赖。但是,谁来告诉自己一下,这天玑王一言不合就我的拍胸是几个意思?一边拍还一边说“小孟与我生分了呢。”出去走的时候还要拉着我,说什么怕我走丢。呸!你lailai!生分了你还拍我胸!还脱我衣服!我和你都贴在一起了还走丢!死煎饼!

【天枢】孟章×【天玑】齐之侃
孟章想,齐将军真的是最正常的一个人了,整天都带着笑,脸上还有可爱的酒窝,真好看!可是当孟章看到齐之侃练剑就害怕了起来。天啊!一道剑光向自己直刺过来,然后一棵树就倒在了孟章面前。树木倒下激起一层浮土,孟章就咳了起来。齐之侃看到这样,马上过来要为孟章顺气,看到齐之侃的孟章捂着胸口就跑掉了,留下齐将军在那一脸懵逼。

【原cp】孟章×仲堃仪
终于,仲堃仪终于回来啦!搂紧了仲堃仪的脖子,孟章附在他耳边说:“仲卿啊,你终于回来了!这群人好可怕,还是你好。”说着用头蹭了蹭仲堃仪的脖子,仲堃仪轻吻孟章的后颈,手环在孟章的腰间,“那王上你还想玩什么cp大互换吗?”“不了!绝对不要了!我怕我会shi在那群人手里呜呜呜......”“那王上可不要反悔,要一直待在我身边哦,一辈子,都不许走。”说着,推到孟章。
第二天,孟章捂着酸痛的腰,玛德,仲堃仪居然敢欺君罔上!咋说我也得在上呀!气到吐血...
你问仲堃仪?他正在孟章的寝宫外跪着呢。仲大人表示,本上卿无所畏惧。

那这个故事给我们一个什么启示呢?那就是,不要随便换cp!

为什么,不再看我

突然之间的一个脑洞,会写全员,先放个蹇齐啦。是刀子又是糖的一个东西。啦啦啦,放飞自我。

【天玑】
(蹇宾的场合)
蹇宾不高兴,很不高兴,自家小齐很久没看着自己了。
从前,自己一叫小齐,小齐总是笑着,笑出两个甜甜的酒窝,能让自己溺死在里面。而现在,不管自己怎么叫小齐,小齐都不理自己,还总是哭丧着一副脸,好似多难过似的。
小齐和天璇国的公孙钤说话,轻笑,蹇宾觉得自己快要气爆了。哼,小齐,你就算和他说话,也不愿理我是吗,好,这很好。等我去灭了他们国!
蹇宾还没有实现他的想法,小齐就要回山村了。蹇宾想自己一定要和他一起回去,反正国家有那个国师看着。
去山村的路上,小齐还是没有和自己说话。哦,好气啊。
到了山村,小齐哭了,哭的眼睛都肿了。蹇宾很心疼,很想安慰小齐,但小齐好像听不见似的。
小齐哭了一会,提着剑出去了。蹇宾想,小齐是去冷静了吧,一会就好了吧。
不一会,小齐回来了。小齐的眼睁的大大的,仿佛很吃惊的样子朝着眼前的人扑了过去,“王上!”
蹇宾搂着小齐,“小齐,你终于肯理我了。”
没有人注意到,门外,小齐锻造的神剑上,沾上了鲜血。
没有人知道。

(齐之侃的场合)
王上死了。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难受的不能自己。那时,我就应该拉住他,不让他去前线。
可是王上已经走了,我也应该好好过吧。
可是,为什么,心里,仿佛少了些什么。
我找公孙兄谈话。
我问公孙兄:“为什么,我心里如此难受?”公孙兄回答我:“你,是失去了心爱的人吧。”我浅笑,是的吧,只有这么一人能让我如此放在心上了吧。
我的王上,一直唤我小齐的王上,在山村中捡回的王上,傲娇的王上,你,是我喜欢的人吗?
我准备回山村了。
到这之后,看着同王上曾经有过美好时光的这里,突然哭了。
撕心裂肺。
我拿着剑走出屋门。我想要去陪他了。
蹇宾!王上!等我!
剑从喉处划过,并不痛。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身体好像轻了许多。
我站了起来,走进屋子。
他!就站在那里!
我扑进了他怀里,我听见自己叫了他王上,他也抱紧了我。
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看着我。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end

【憎归极乐/钤章/架空/乐土设定】(后期有仲孟)

啊啊啊没错又是小天使我,又来更文啦!是和 @肆式、和写哒!撒话不说,开始搞事。


‖接受‖

    眼睛痛,很痛,原来昨夜,竟是哭了一晚。
    孟章揉揉眼,轻轻叹了口气。

    今天乐土的天气不是太好,阴沉沉的,好像是要下雨了,自从来到这从来都没有见过下雨的公孙钤端着水盆抬头望了望天,摇了摇头。
    公孙钤走到了孟章的屋子前,想了想,轻轻地敲了敲门,“孟章,起来了吗?我进来了。”公孙钤试探着问了问,“嗯。”回复他的是喑哑的声音,公孙钤知道,孟章,昨夜定是哭了许久。
    公孙陷入沉思,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照顾孟章?公孙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心疼?应该不是的,那……又是怎样一种感情呢?就连公孙钤自己,也说不清楚。索性不去思考。
    这样想着,公孙钤推开了孟章的房门,轻轻地走进去。孟章刚刚穿戴好,一身绿衫,更衬得孟章娇小纤细。看到公孙钤走进来,孟章猛的一抬头,随后就低下了,“公孙兄,劳烦你又给我送洗漱的水,把它放在这就行了,多谢。”“那个,你......”没事吧,是想这么问的,但最后半句话却没有说出口,他不想孟章难堪。这对于公孙钤来说也许只是对孟章的关心,但对于孟章,这个自尊心很强的少年来说,就是给他找不自在。正这样想着,孟章回答了,“嗯,我没事。”他当然知道,公孙钤是想问什么,他也知道,昨晚这人在自己门前徘徊了许久,知道这人对自己的关心和帮助,可是,无法再去接受了。心的容量,已不足。
    孟章的心千疮百孔。如同他自己的身体一般憔悴。
    天,开始下起了小雨。

   公孙钤又带着孟章出去散心了,只不过,这次公孙钤想好了,不管怎样,一定不会再放孟章一个人走了。
    迎面走来了一个黑衣的男子。那男子气质不凡,一身英气。走过来的时候,他伸出手,拦住了公孙钤。公孙钤和孟章皆是一惊。
    “公孙钤?”那人紧盯公孙钤。公孙钤警惕起来,此人,便是自己曾经的王那个心心念念的死士,裘振。也是昨日要找自己报仇的那个人。
    “有何事?”他问,他知道这个问题很无趣,但他需要知道,“我今日,是来感谢你的。感谢你对吾王地照顾。”他特意加重了感谢这两个字,孟章感到一股冷意袭来,抬头看了裘振一眼,眉头皱了皱。公孙钤下意识的将他护在身后。
    这时,裘振似乎刚刚注意到了公孙钤身边的孟章,嘴角勾笑,“这位,莫不就是天枢曾经的王孟章。原想身为一国之君,也应该有势的,可如今竟需要他人的时时刻刻的照顾?。”“你放肆!”孟章眉头皱了皱,一甩袖子往后走去,伞也不打了,这无关自己,他在乎的是天枢的名誉。公孙钤有点吓到了,瞪着裘振“在下,先告辞了。”马上追着孟章走去,公孙揉了揉太阳穴,这场面是否有些熟悉,孟章的脚步有些快啊。裘振在二人的背后。表情,他们看不到。
    这雨,更大了呢。
   
    孟章躲进了屋子,不想出来,眼睛又开始痛了,心里也闷闷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开始大叫,不停地摔东西,想发泄,想大叫!他不想伪装自己,将自己伪装成多么坚强,多么严肃的样子。他也只是个有玩心的孩子。可是,所谓的童年,不复存在了。
     公孙钤这边担心的不行,使劲一下推开了门。孟章累了,就这样呆坐在榻边,手背被摔碎的茶杯划了道伤,双目无神地看向地面。
   公孙钤跑过去抓住了孟章的手,“怎么这么不小心!”“等着,我去给你找纱布。”公孙钤轻轻揽着孟章的肩,将他扶到了榻上。
    “公孙钤,你,为什么......”孟章呆呆地看着忙活着的公孙钤,问了这么一句,“明明,明明知道......我.....我,干嘛还要这样啊......”孟章有些语无伦次。他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有多么崩塌,但这是真实的他。弱小,需要别人关心,害怕被人抛弃的一个孩子。“因为,你,自尊心是那么强,怕被伤害,我很心疼你,孟章。”公孙钤用纱布包好了孟章的手,蹲在他身前,这样平视着他,“我希望,你可以活的快乐点,毕竟这里不是人间了,这里比人间更好,你可以高兴一点。你需要重新活出自己。这里没有世家,没有贫富,没有高低之分。”他用手摸摸孟章的头,“我在这陪你,好吗?”“公孙钤,谢谢你。”孟章抓住公孙的手,“那我,就信你一次。”
   “公孙钤,我要,为自己活一次,我要好好活一次。”孟章附在公孙钤的耳边如此说,“嗯。”公孙钤也轻轻抱住孟章。
   持续了一天的雨,终于停了呢。太阳,也会出来了呢。
   但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也有人,笑的邪魅。

两仪葱tag太对不起了,后面有两仪葱情节的/跪下 @肆式、  @肆式、 重要的人艾特三遍
  

憎归极乐【钤章/架空/乐土设定】

又是我更的,因为上次说好要再写点的。but,这是个和写文!和 @肆式、 和写哒!妈呀第三章来了,快来看!


‖轻视‖

    今天的日光格外的好,照在身上暖暖的。孟章不由得伸了个懒腰。公孙钤看到这样的孟章,嘴角也不住上扬,两人的步子也不由轻快了许多。
    不一会,便到了西宫,孟章远远看见两个白衣男子。一个正在练剑,剑步飞扬,扫落一地花瓣。另一个则坐在樱树下,聚精会神地看着那舞剑的身影。舞剑的男子一个转身看到了正向他们走过来的孟章和公孙钤,收起了剑,回头望了一眼另位男子,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公孙兄,今日怎么有空到这西宫来了?”他拍了拍公孙钤的肩。这时,另一位坐着的男子也走了过来,不留痕迹地拿下正拍在公孙钤身上的手,自己抓着。公孙钤看见这一景象,不由笑了:“果然啊,还是更在意你家上将军呢,蹇宾。”“那是自然。”蹇宾拍了拍自家上将军齐之侃的肩膀,“这位,莫不是天枢国的原国主,孟章?”“现在可不是了。”孟章答道,即使知道如此说来定会失了礼仪,但他对面前的这两人并没什么好印象“想必你就是原天玑国国主,蹇宾吧,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蹇宾的脸是有点黑的,毕竟曾经让天玑减产六成的是天枢。齐之侃就不同了,笑说:“原想能让仲兄如此忠义的人,定当是不凡之人,今日一见,当真是不同凡响。”齐之侃确确凿凿是咬定了“忠义”这个词,孟章知道,这人,话不对心。
    孟章没说话。这边,公孙钤却发话了:“齐将军倒是真正勇猛,却用这有力的言语,来和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说话,倒真当是不凡啊。”孟章猛的抬头,望向公孙,他何时被这样待过!就连仲堃仪,也只是暗地里给世家下绊子,而这公孙钤,却是明地里来为自己辩护。
    齐之侃并没有生气,只是惹了旁边不高兴,“公孙钤,我家小齐,也是你可以说的?”公孙钤却又说:“只是齐将军与一孩子置气,却是不敢苟同,只是发自内心了。”
    孟章听到这,才发现,这公孙钤是把自己当个乳臭未干孩子了。忽然有些生气,甩下公孙钤,自己走了。
    待孟章走了数十步,想想自己的行为,不由得后悔,这怄气的行为,只有孩子才做的出来啊。
    曾经遇事不惊的孟章不知接下来如何解释了。
—————————— @肆式、  @肆式、 重要的人艾特三遍,谢谢帮忙修改!

憎归极乐【钤孟/架空/乐土设定】(后期有仲孟)

啊啊啊,终于更了,这周 @肆式、 作业hin多,所以我更啦!有点忙,所以更一小部分!撒话不说,开始啦!


‖理解‖
被公孙钤小心地扶着到东宫的一个房间里,孟章便离了公孙钤的怀抱,自己坐在了床沿处,头倚着离自己很近的墙,对公孙说:“公孙兄,我累了,你也忙了很久了,我们都休息一下吧,恕我未能多与你谈上几句。”公孙钤也听得出,孟章想自己静一静,于是想多陪这个孩子一会儿的话也没说出来,话到嘴边也改成了“那,明天我带你转转这里,可否?”见孟章点了点头,公孙钤叹了口气,转头走了出去。
    公孙钤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叹气。
   
    次日,孟章早早便醒了。看着阳光从窗透过来,皱了皱眉头,真是刺眼。
    也许是昨天心悸留下的后遗症吧。可是这么想着,心口有些寒。明明阳光是暖的。
    说不在乎,是假的。
    仲堃仪离开自己,对着自己三拜后,拿着印信,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时,自己的心里,说不绝望,很假。
    孟章知道,仲堃仪有追求,野心之大,孟章也知道。仲堃仪绝情,孟章也是预料过了。只不过,当时本想抱着希望,恐怕当时,自己拥住的是绝路吧。而当时自己有死的勇气,原因很简单,失望把勇气赋予了由于无奈而逆来顺受的人。
    现在,为自己活一世吧。孟章叹道。
    门后,想要探望孟章的公孙钤。很不巧,听到了。
   他知道,孟章坚强,但那是他的自尊逼迫他必须坚强。用自己的淡然,来掩饰自己受到的伤害。他知道,就算孟章有隐忍的态度,有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三大世家的魄力,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他也会有渴望的东西。不可能像自己一样看得开。若是自己,怕是不会这样,最多也就是会苦笑一声,说自己看错了人罢了。
    但公孙想错了,因为他不明白,孟章当时的境地怎能如此简单。而孟章又寄托了多少的希望。
    突然很想帮他分忧。
    想到这里,公孙钤走了进去。孟章看见公孙钤来了,装作揉眼睛的样子,将自己走神的状态掩饰住。哑着嗓子说:“公孙兄?”只见公孙钤笑着端着一盆水,他奇怪地看了一眼公孙钤,公孙不语。
    放下手中的盆,笑了笑“洗洗吧。”
    说完公孙便走了出去,公孙的确用心,他知道孟章掉了眼泪,为了维护那份自尊,以洗漱为由,将这尴尬化解。
    “公孙兄,……谢谢。”孟章经过了几番内心挣扎,说出谢谢二字。孟章的心思细,也知道原因。
     公孙愕然,随后,嘴角笑出了弧度。

——————————————————————————————
@肆式、 谢谢帮我修改!

憎归极乐【钤孟/架空/乐土设定】(后期有仲孟)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辣个,第一次发文神马的,就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包涵,此文是和 @肆式、 和写哒, @肆式、 写了背景。写的不多,希望大家能看看吧!仲孟在后期,所以加了仲孟tag,原谅我!

—————————————分割线——————————————


‖遇‖
     被鬼差带到极乐界的孟章有些晕头转向,即使上世曾翻阅古书,里述净土是片和谐之地,却没想到这里的景色竟是如此,恐怕也没有词能够形容了吧。平旷的地面一望无际,有几座宫殿似的建筑远远的立在天地交接之处,一条蜿蜒的河就流淌在这无垠的土地之上。天气不冷也不热,正舒服,自己的身体来了这好像也轻松多了。
    孟章被一个衣着整齐的男子吸引了注意力。孟章不清楚这是何人,却也不想此男子竟向他过来,恭敬地,行礼曰:“在下公孙钤,参见天枢王。”
    孟章没有想到。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璇国曾经的副相大人公孙钤,竟能恭恭敬敬的对自己行礼。因为他清楚得很,上世的他何时被尊重过。回想自己在人间逗留的那几天时间里,就亲自见证了此人的死亡,却不想此人比他要坚强、看得开,竟比自己更要早到上几个时辰。孟章摆了摆手,唇边露出一抹苦笑:“我们现在都是已死之人,也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你也不必自称在下,对我行礼。看你年纪也比我大上几岁,是该我称你一声公孙兄。”看那公孙钤并没有动作,孟章伸出手扶起了前面的人。公孙钤抬眼看了一眼把自己扶起的少年。说是少年,一点也不为过——小小的个子,身着绿绸衣,头发用一个素朴的发带高高梳起来,长长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大半个脸,这和两人初见时没什么不同,有真说不同之处,大概就是这孩子的目光,并不想从前那样隐忍,倒多了一份抑郁,还有,说不清的东西。
     孟章看着这样的公孙钤,又苦笑了一下:“没想到公孙兄如此看得开,竟没有停留一天,便同鬼差来了这极乐界。”公孙钤这才回过神来:“不敢当,只因人已不在人世,又多去逗留,何必呢。虽然死去,但却到了一个更要好的地方,这比在人间逗留更要好吧。就算是人间所想像的地狱情景,即使去了那样的地方,也比在人间,有意义多了。”公孙钤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回神一想,这孟章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即使执政有几年,但对人情之事也不会懂得太多,自己这样说,会不会让他不明白。正如此想着,孟章却也说话了:“这人情道理是人人都懂,但却并无几人能像公孙兄这样淡然了。”

——————————————————————————————

    公孙钤带着孟章走向了那宫殿中东面的一座,青瓦,绿墙,覆着一层薄薄的青苔。“这里是东宫,鬼差之前吩咐,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公孙钤顿了顿,又说:“我也住在这殿里,你以后有什么事,便可以找我。”孟章环顾四周,“倒是和我那宫殿差不多。”说完,又自嘲般地摇了摇头:“现在也并不是我的宫殿了,应该是遖宿国的宫殿了吧,说不定早已不是宫殿,已被改成了井屏①了吧......”说完,孟章突然感觉有些心悸,捂住了胸口。
    公孙钤意识到孟章有些不对劲,赶忙扶住了小小的人,问到:“你怎么了,有没有大事?”孟章没有推开他,反而用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说不出的熟悉。“没关系的,公孙兄,我身子本来就弱,到了这个地方,许是还没有熟悉过来,所以又犯了心悸的老毛病。”孟章的一句话叫醒了沉浸的公孙钤,回过神来,孟章已是放开了抓着公孙钤衣服的手。公孙钤远远地,看着那人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终是又上前去扶住了孟章,“你现在身体不好,就不要逞能,我扶着你,总是更安全的。”
     孟章嗯了一声,终是让公孙钤搀扶着进了那东宫。

注:①井屏就是厕所的意思,以为太粗俗,就用了古代的说法,井屏
————————————分割线——————————————

还是要 @肆式、 ,来啊来啊,入我邪教啊!突然发现写的好少啊......还有,此净土非佛教净土,虽然都没有妇女神马的......就酱。还有,谢谢 @肆式、 帮我修改啊!